我欲封天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我欲封天 耳根 小说

时间:2019-03-16 08:19:30阅读:编辑:
我若要有,天不可无!我若要无,天不许有!《我欲封天》是大神耳根全新力作小说,主要讲述了主角孟浩在修真界的传奇故事,故事整体不似《求魔》那般压抑,不但包含了王林的逆,更有苏铭的执着。

  我欲封天 第一章 书生孟浩

  如这南赡大地的其他小国一样,赵国是一个小国。向往东土,向往大唐,向往长安,这是国主的倾慕,也是赵国文生的理想,一如都城内的唐楼,与皇宫齐高,似可以遥望千山万水外的东土长安。

  说不出冷,四月的季节。也自然没有难熬的热,轻微的风抚过大地,掠过了北漠羌笛,吹过了东土大唐,掀起一些尘土如雾,黄昏的夕阳下,转了个弯儿,卷在南域边缘赵国的大青山,落在此刻于这青山顶端,坐在那里的一个文生少年身上。

  手中拿着一个葫芦,少年有些瘦弱。衣着一身干净的蓝色文士长衫,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个字不高,皮肤有些黑,但清澈的双眼带着一抹聪颖,只是此刻皱起的眉头,使得聪颖内敛,神色中多了一抹茫然。

  叫孟浩,又落榜了少年叹了口气。这大青山下云杰县一个普通书生,早年双亲突然失踪,留下家财本就不殷,这几年读书不菲,如今已贫贫如洗。

  这三年来整日看那些贤者书籍,考了三年。已看的几欲作呕,莫非科举真的不是孟浩未来的路?孟浩自嘲,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葫芦,神色有些暗淡。

  更不用说有钱之后去东土大唐…百无一用是书生。孟浩苦笑,当官发财做个有钱人的理想已经越来越远。坐在这安静的山顶,看着手中的葫芦,神色的茫然越来越深,那茫然里带着对未来的恐惧,对自己人生的迷茫,不知晓自己以后能做些什么,也不知晓未来的路在哪里。

  否还有个深闺小姐突然中意自己,会不会有个贵人看好了自己。又或者若干年后,自己还在不时的科举。

  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这些问题没有答案。这样的迷茫,仿佛化作了一张噬人的大口,将他无形的吞噬,让他有些害怕。

  每月也只有几钱银子,哪怕是县城里的教习先生。甚至不如王伯的木匠铺子赚钱,早知如此头些年不去读书,和王老伯去学木匠手艺,想来日后总算能解决温饱,好过如今一无所有。孟浩沉默。

  还欠了周员外三两银子,家里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银两也都花的所剩无几。以后…怎么办。孟浩抬起头,看着天空,喃喃低语,天空很蓝,很大,遥远看不到尽头,仿佛如他看不到未来。

  孟浩摇了摇头,许久之后。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认真的看了看,将纸条放进了葫芦里,站起身用力将葫芦扔下青山。

  河水寒冬不冻,青山下有一条大河。传说通往东土大唐。

  默默的看着山下大河中渐渐飘远的葫芦,山顶的孟浩。没有眨眼,仿佛看到自己的娘亲,看到儿时的欢乐,那葫芦里带着他理想,带着他对未来波涛壮阔的神往,越飘越远,不知未来的某日,会有谁捡到这个葫芦,看到里面的纸条。

  孟浩才收回了目光,直至过去了数十息的时间。将神色中的茫然隐藏起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山顶的气息,目中露出坚定。

  读书也好,不管如何。做工也罢,总要…生活下去。孟浩的性格本就这样,聪颖中带着坚强,若非如此,早年双亲外出后他也不可能一个人独自活到现在

  目中坚定之意更深,孟浩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就要向山下走去。

  忽然从那山崖下传来了微弱的声音,就在这时。那声音似要被风吹散,落入孟浩耳中时微弱仿佛难以发觉。

  救命…救命…

  怔了一下后仔细又听了听,孟浩脚步一顿。那救命之声此刻随着他专注也清晰了一些。

  救命…

  山顶的边缘,孟浩快走几步。向下看时,立刻看到这峭壁的半山腰上,似乎存在一处裂缝,有人从那里探出半个身子,面色惨白带着惊恐绝望,正在呼喊。

  救命,可是孟浩。孟才子救我从半山腰探出身子的也是一个少年,一眼就看到孟浩,神色立刻露出惊喜,仿佛绝处将要逢生。

  看着半山腰那里的少年,王有材?孟浩睁大了眼。此人他认识,正是县城木匠铺王伯的儿子。

  那里极为陡峭,怎么跑这里来了?孟浩看了一眼下方的山腰裂缝。根本就无法让人攀爬下去,稍微一个不注意肯定坠落山下大河中。

  一旦落入水中九死一生。尤其是河水湍急。

  都在这里,不止是还有附近县其他几人。孟兄先别说了快救我进来。王有材急忙开口,许是那里探身子时间长了话语说完时一手抓空,若不是被身后同伴抓住衣衫,险些滑落,吓的王有材面色更为惨白起来。

  但他独自上山,孟浩看到险急。没有绳索想要救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此刻回头看了一眼漫山遍野的藤条,双眼一亮立刻开始寻找起来。

  用了两柱香的时间,身子本就瘦弱。这才找到足够长的藤条,喘着粗气连忙卷着藤条回到山崖边,一边喊着下方王有材的名字,一边弯腰将藤条顺下山崖。

  底怎么下去的?孟浩顺着藤条问道。还没说。

  而是旁边探出身子的一个八九岁少年,飞!说出这个字的不是王有材。这少年虎头虎脑,大声开口。

  飞什么飞,扯淡。能飞下去,现在怎么不飞上来。孟浩嘲讽,索性把藤条向上拽了一些。

  被一个会飞的女人抓过来的说是要带我去什么宗做杂役。王有材连忙开口,别听他胡说。生怕招惹了孟浩收回藤条。

  谁信啊。孟浩不屑一顾,又扯淡了会飞?那是传说中的仙人。暗道自己看过的书籍里,有不少遇到仙人结果成为有钱人的故事,这种事情,只是书本骗人的罢了

  被王有材一把抓住,眼看那藤条已经到山崖的裂缝处。可突然的孟浩觉得身后阴风阵阵,仿佛四周的温度一下子回到冬季,让他身子哆嗦,下意识的回头时,立刻惊呼一下,整个人险些踏空落下山崖。

  看不出年纪的女子,一个面色苍白。衣着一身银色长袍,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望着孟浩,这女子样貌极美,只是那煞白的面孔,阴寒的气息,却是有种刚刚从坟墓里爬出之感。

  既然自己找来,有些资质。也算你造化。

  尤其这女子的双眼睛仿佛蕴含了某种奇异的力量,这声音落在耳中如骨头在摩擦。让孟浩看一眼,立刻全身瞬间一片寒冷,仿佛在这女子面前没有丝毫秘密,被看透了全身。

  那女子大袖一甩,话语还在回荡。顿时一股绿色的风瞬间卷起孟浩,孟浩惊呼中,随着那女子竟直奔山崖坠落,这一幕迅雷般让孟浩大脑一片空白。

  这女子抬手一甩,待到那裂缝处。将孟浩直接扔入裂缝内,绿风呼啸间她自己也踏入进去。这一进来,顿时吓的王有材三人连连退后。

  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上方顺下来的藤条。这女子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内心紧张,孟浩身子颤抖。爬起身后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这裂缝不大,内部很小,站了几人后已没多少空余。

  看到身边的两个少年,当他目光落在王有材身上时。一个是那虎头虎脑的家伙,另一个则是白白净净身子较胖,这二人此刻都身子颤抖,神色恐惧,似乎快哭了进去。

  和他一起吧。那面色煞白仿佛没有任何情绪的女子,本就缺一个。此刻不再去看藤条,而是目光落向孟浩。

  终究读过不少书,谁。孟浩强忍内心的惊恐。且性格坚强,尽管恐惧,但却知晓此刻决不能慌乱。

  右手抬起一挥,女子没有说话。绿风再次出现,呼啸卷起孟浩以及王有材等人,与这女子一同飞出了洞穴,直奔天空而去,刹那不见了踪影,只有这大青山,依旧耸立,这黄昏里渐渐融到黑夜中。

  看到自己在绿风内,孟浩面色苍白。竟横渡天阙,这天地间疾驰飞行,前方的风呼啸灌入口中,呼吸都觉得困难,可脑海中却是强烈的浮现了一个词语。

  便难以承受,仙人?坚持了数十息的时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已经在一处半山腰的青石空地上,当他睁开眼睛时。四周山峦起伏,云雾缭绕绝非凡尘,能看到一些精美的阁楼环绕山峦八方,满眼陌生。

  此刻都已苏醒过来,身边王有材以及另外两个少年。正身子哆嗦惊恐的望着前方背对着四人的女子。

  有两个衣着绿色长袍的男子,这女子的前方。年纪看起来都是二十许岁,但都是双眼凸起,瞳孔绿油油的让人望之生畏。

  出门一次竟带回了四个拥有资质的小娃。两个男子中的一人,许师姐好手段。带着恭维向着那女子说道。

  看都不看孟浩四人一眼,将他带去杂役处。那女子神情冷漠。迈步间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长虹,没入山峦之间消失不见。

  怔怔的看着那女子消失的地方,此刻的孟浩已恢复了心神。目中渐渐竟露出了一抹在身上十六年来前所未有的神采,这神采让孟浩的内心,一下子沸腾了

  应该不少赚吧。孟浩期待起来,杂役?这是要给仙人打工。因为他看出来了这里的人不是要害命。

  被掌教赐了风幡,许师姐已经到凝气第七层。没到筑基便可飞行,让人羡慕。另一个绿袍修士,感慨的说道,随后神色带着高高在上之意,看向孟浩四人。

  去南区杂役处。话语间,还有你跟我走。此人指了指王有材和其旁虎头虎脑的少年。

  王有材身子哆嗦,这…这里是什么地方?被那人一指。打着颤音开口。

  靠山宗。

  我欲封天 第二章 靠山宗

  位于南赡大地南域边缘的赵国境内,靠山宗。曾是赵国四大宗门之首,就算是整个南域也都颇有其名,可如今没落,地位不比从前,也没有了曾经的辉煌,现今于赵国,只能算是末流。

  只不过在千年前出了一位轰动整个南域的修士,实际上靠山宗原本也不是叫这个名字。此人自号靠山老祖,更是强行将宗门之名改为靠山宗,横行王道,几乎搜刮了赵国所有宗门之宝,风光一时无两。

  物是人非,可如今千年岁月。靠山老祖已失踪四百余年,若非生死未知,恐有后患,怕是早已被其他宗门吞并,现在靠山宗已日落西山,再加上赵国资源有限,被其他三宗排挤的就算是要招收杂役,也都需弟子外出绑来,更不用说光明正大的开宗广收门徒了

  孟浩行走在靠山宗的山峦小路,随着绿袍男子身后。四周的一切如桃园之境,奇石怪树比比皆是青山绿水间,一处处云雾内的奢华阁楼,仿佛瓦片都是用玉石铺成,看的孟浩感叹连连,只是身边那小胖子哭丧了一路,让孟浩觉得有些坏了此地的意境。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家里有大馒头,要回家。家里有鱼肉…

  成为老爷,该死的该死的以后应该是继承家里的祖田。有个几房小妾,不应该在这里做杂役…那小胖子一边哆嗦,一边哭丧着脸喃喃低语,眼泪在眼圈里。

  直至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嘀咕了一路。走在前方的绿袍男子传来冷漠的声音。

  直接割了舌头。再说一句废话。

  双眼露出强烈的恐惧,小胖子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连忙把自己的嘴捂住,身子哆嗦的越加剧烈。

  让他忽然觉得似乎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美好,这一幕落在孟浩眼中。但他性格坚毅,此刻深吸口气,倒也没有多言。

  此山的半山腰处,时间不长。孟浩看到前方云雾翻滚间,露出了几排平屋,有七八个少年衣着一样的粗麻长衫,一个个疲惫的坐在屋舍外,也注意到孟浩几人,但大都没有理睬。

  一块山石上,不远处。坐着一个衣着浅蓝色长衫的青年,此人面孔略长,如马脸般,衣衫则明显比那些少年华贵一些,神色带着冷淡,可在看到带着孟浩走来的绿袍男子后,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向着绿袍男子抱拳一拜。

  拜见师兄。

  交代一下安排住处。绿袍男子一脸不耐,这两人是新上山的杂役。说完转身看都不看孟浩二人,迈步离去。

  马脸青年重新盘膝坐下,待他离去之后。冷淡的扫了孟浩与小胖子一眼。

  靠山宗不养废物,这里是北区杂役处。二人既来到此地,做半甲子杂役,满期之日方可下山,若中途逃走,荒山多兽,十死无生。领取杂役衫,从此之后就隔绝了凡尘,安心做个杂役。马脸青年看着孟浩二人,冷淡开口。

  目中露出绝望,小胖子身子更为哆嗦。孟浩神色则显得很是镇定,目中隐藏着莫名的神采,使得马脸青年多注意了孟浩一眼,此地多年,见过不少被抓来做杂役的少年,如眼前孟浩这样镇定的着实不多。

  等杂役并非必需满半甲子,心性不错。平日里也可修行,若能达到凝气一层,便不再是杂役,可晋升成为外宗弟子。马脸青年淡淡开口,大袖一甩,立刻在孟浩与小胖子的面前,各自呈现了一件粗麻长衫,上面放着拇指大小的木牌,刻着“杂”字。

  还有一本小册,除此之外。上面写着三个小字。

  凝气卷。

  立刻让孟浩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这三个小字落入孟浩眼中。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册子,脑海中瞬间浮现的之前那绿袍男子对冷面女子恭维的话语中提到凝气七层。

  那抓我来的女人,凝气一层可以成为外宗弟子。凝气七层…什么是凝气,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修仙之法。

  这等工钱虽说不是银两,这应该算是做杂役的工钱了吧。但若能拿出去,必可卖到百金!孟浩怦然心动,一把抓起长衫,将木牌与那小册子包裹在内。

  二人的住处,西首七房。从明天开始,二人的工作是砍柴,每日每人十木,做不到就不要吃饭了马脸青年说完,闭上了眼。

  学着对方之前的样子,孟浩深吸口气。抱拳一拜后拉着小胖子,连忙向着屋舍处走去,此地仿佛是一个扩大了很多倍的四合院,依照一间间平屋外的门牌,找到西首七房,推门后迈入进去。

  除了两张小床外还有一张桌子,房间不大。尽管简单,可却很是干净,一张床上坐下后,那小胖子此刻再也坚持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此刻哭起来声音却极为响亮,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就算在外面仿佛也可听到回音。

  应该也是财主,爹是财主。不做杂役…小胖子哭的极为伤心,身子哆嗦时肥肉也随着颤抖。

  说进来得有多少人羡慕我孟浩连忙去把房门关上,别哭了其实你想想这里也是不错的这是给仙人打工。抚慰起来。

  家有钱,不想打工。而且…亲事都说完了聘礼都给过去了可怜我那未过门的貌美小娘子,这不是要守活寡么…小胖子越哭越是伤心。

  暗道这小胖子人不大,孟浩神色有些古怪。居然都说了亲,自己这么大年纪,如今连女人手都没摸过,不由的感慨还是有钱好啊,这小胖子家里家财万贯,衣食无忧,而自己一穷二白,祖屋去年都卖掉,如今还欠下周员外一屁股债。

  孟浩乐了自忖自己都来到这里了周员外要是有身手就来找自己,不过想到欠债。若是没身手等自己进来后已是半甲子,估计对方…已经没了

  孟浩更觉得这里不错,想着想着。不用花钱就可以解决温饱,甚至还没干活就得价值百金的工钱,尤其这里是仙人居住的地方,更是让孟浩觉得来到此地,对自己而言可以说是绝处逢生。

  孟浩索性拿起粗麻衫内的小册子,被小胖子哭的心烦。盘膝坐在床上翻看起来,打开第一页,看完第一句话,孟浩有些目瞪口呆。

  凡人若有一生富贵,人当有靠山。修士若有一生无忧,入我靠山宗,老夫就是靠山。这就是小册子里的开卷语,落款是靠山老祖。

  可却透出一股难言的霸气,寥寥数十字。更有赤裸裸的寻靠山的言论,让孟浩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句话大有道理。

  莫非这就是靠山宗的真意,靠山宗。做人要寻找靠山,找到靠山后一生富贵无忧。孟浩越想越觉得这句话非常正确,想到自己若是有个大官做靠山,岂能连续落榜三次。感慨时对这从未见过的靠山老祖,隐隐有了尊敬,觉得人生的某一扇大门,此刻随着这句话,已经缓缓打开。

  这靠山宗,也就是说。要用各种方法为自己寻找靠山,如此一来才可以在这里无忧。孟浩双眼越来越亮,继续翻看手中的小册子,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边小胖子的哭嚎。

  小胖子哭累了已经睡下,直至夜深。鼾声如雷回荡屋舍时,孟浩才恋恋不舍的合上了小册子,尽管神情有些疲惫,但他目中神采却是极有神韵。

  这是价值千金!孟浩喃喃自语,这本书不是价值百金。一生梦想当官发财成为有钱人的对于某种事物的评价若是能到千金,那么这件事物对他而言,已经是提升到仅次于生命的地步。

  小胖子的呼噜声嘎然而至,正激动中。孟浩一愣看去时,看到小胖子闭着眼睛,居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乱打,口中念念有词。

  咬死你敢抢我娘子。说着说着,打死你抢我馒头。小胖子闭眼起身下床,这房间里虎虎生风的打了一圈,不小心碰到桌子,可让孟浩睁大了眼睛的这小胖子居然一口狠狠的咬在桌子角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后,这才又回到床上继续睡觉,呼噜声再次传出。

  确定了此人有梦游的习惯后又看了一眼桌子角,孟浩看了小胖子半天。隐隐觉得这小胖子睡觉时不可招惹,小心翼翼的挪远了一些,低头望着小册子,神色继续激动。

  仙灵之路,凝气九层。为仙人打工,给出可以成为仙人的机会,这就是最大的工钱,就不信若是自己成了仙人,还做不成有钱人!孟浩紧紧的抓住小册子,眼中露出强烈的光芒,仿佛看到自己除了读书之外的另一条路。

  突然屋舍的房门砰的一声,就在这时。被人一脚踹开,一声冷哼随之传入房间。

  我欲封天 第三章 晋升外宗

  都给你虎爷爷起来!随着那两扇房门的呼扇,睡的挺早啊。从外面走进一个衣着杂役衫的魁梧大汉,凶狠的看了孟浩与还在睡觉的小胖子一眼。

  每人每天多砍十木给我不然虎爷爷活撕了大汉狠声开口。两个小崽子从今天开始。

  小生…孟浩赶紧从床上下来,见过虎爷。紧张的站在一旁,话还没说完,那大汉眼睛一瞪。

  觉得虎爷声音大?小个屁声。

  看着对方魁梧的身体,孟浩只觉一股凶悍之意扑面。迟疑开口:可…杂役处的师兄只让我每天每人十木。

  给老子的大汉冷哼一声。多出来的十木。

  脑子里念头快速转动,孟浩沉默。刚来这仙人的宗门就被欺负,有些不甘心,可对方身子魁梧,自己瘦弱明显无法抵抗,正迟疑时他忽然看到桌子角的牙印,想到小胖子梦游的威武非凡,灵机一动琢磨怎样也得尝试一下,于是立刻向着睡着的小胖子喊了起来。

  有人抢你馒头,胖子。有人抢你娘子!

  小胖子猛的坐起,孟浩话语刚落。闭着眼睛口中发出大吼,面孔扭曲狰狞。

  谁抢我娘子,谁抢我馒头。打死你咬死你小胖子从床上扑下来,房间里胡乱的打来打去,看的那大汉先是一愣,随后上前一巴掌拍向小胖子。

  可紧接着那大汉却是惨叫起来,虎爷面前也敢咋呼。这一巴掌砰的一下落在小胖子的脸上。只见小胖子闭着眼,一口咬在这大汉的手臂上,任凭那大汉如何甩动,都死死的根本就不松半点口。

  该死的给我松口。这大汉也是杂役,松口。不是修士,只不过做杂役的时间长了身子有些强壮而已,可如今也是痛的流下冷汗,拳打脚踢也都无法让小胖子丝毫反倒越打咬的越深,血肉模糊,似乎要生生咬下一大块肉。

  立刻引起四周屋舍杂役的注意,惨叫传出屋舍外。这时,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外面如寒冬降临般传来。

  聒噪。

  落入大汉耳中,这是马脸青年的声音。立刻让他身子哆嗦,尽管痛的面色都变了可却再不敢大声惨叫。

  都没好果子,惹了杂役处师兄不喜。快让他松开,大不了十木我不要了大汉强撑着快速说道。

  此刻也知晓不可继续,孟浩也没想到小胖子梦游如此生猛。连忙上前轻轻拍着小胖子,耳边低声开口。

  馒头回来了娘子也回来了

  也松了口,闭着眼的小胖子身子顿时放松下来。打着拳回到床上,鼻青脸肿的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二话不说赶紧出了房间,大汉心有余悸的看了小胖子一眼。孟浩在一旁愣了半晌,很佩服的看了一眼小胖子,回到床上小心翼翼的睡下。

  翌日清晨。

  屋舍外传来阵阵钟声,天蒙蒙亮时。这声音似乎带着某种奇异的力量,传入耳中让人立刻就清醒过来,随着屋舍外传来杂乱声,小胖子也睁开了眼,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上凌乱的脚印,又摸了摸自己的脸。

  好像被人打了昨晚咋了?怎么全身这么痛。

  半晌后开口。正在穿杂役衫的孟浩沉默。

  一切正常。没咋啊。

  怎么感觉脸肿了?

  可能这蚊子比较大。

  可我嘴里怎么还有血?

  正要迈出时迟疑了一下,昨晚摔地上了摔了好几次。孟浩连忙推开屋舍的门。回头看了看小胖子,认真的说道。

  以后要多磨磨牙,胖子。最好锋利一些。

  爹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小胖子一边吃痛的衣着杂役衫,咦?也这么说。一边惊讶的开口。

  孟浩与小胖子走出了屋舍,迎着朝阳。开始了靠山宗杂役处的砍柴生活。

  这北区杂役处外,每人每天十木。存在连绵不绝的荒山,山上树木林立,虽说不粗,但去密密麻麻,一眼看不到边沿,远远一望如同林海。

  孟浩揉着肩膀,扛着杂役处发的斧头。整个手臂已经酸麻,隐隐疼痛,这斧头很沉,至于小胖子那里也是气喘吁吁,二人上了荒山,找到被分配的区域,渐渐砰砰之声传出,不时地砍着树木。

  以后也是财主,爹是财主。不干杂役…小胖子哭丧着脸,抡起斧头砍着。

  有法术,说这仙人真怪。难道还需要生火不成,为啥要让我砍树…

  孟浩已经累的说不出话来,相比于一旁小胖子的絮叨。汗如雨下,云杰县贫苦,肉吃的少,以至于身子瘦弱,力气也不大,此刻也就是小半柱香的时间,就整个人靠在没砍断的树木旁,喘起粗气。

  虽说也是累的浑身哆嗦,再看小胖子。可依旧还是一边哭丧着脸嘀咕,一边砍着树木,显然在体力上虽说年纪小,但却比孟浩强了不少。

  借着休息的时间,孟浩苦笑摇头。拿出凝气卷再次看了起来,默默依照上面所描述的去感受天地间的灵气。

  很快就到黄昏,时间就这样流逝。孟浩这一天一共才砍了两木,至于小胖子,则是砍了整整八木之多,加在一起可让一人吃饱,二人合计之下,小胖子去取了食物,二人在屋舍内分吃,这才疲惫的倒下就睡。

  孟浩挣扎的爬起,直至小胖子的呼噜再次传遍房内。眼中露出执着,忍着饥饿与疲惫,拿起凝气卷默默的看去。

  经常背书到天明,之前读书时。早就饿习惯了此刻这样的生活,虽说疲惫,可总归是一条出路,孟浩就不信,自己科举不成,这宗门修行也不成。孟浩目中越加执着,带着坚毅,低头体悟。

  孟浩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下,直至深夜。仿佛在睡梦里也都满脑子感受天地灵力,清晨时他被钟声叫醒,睁开眼时目中带着血丝,咬牙起床,与精神还算饱满的小胖子,继续砍柴。

  这两个月来,一天、两天、三天…直至过去了两个月。孟浩渐渐可以每天砍下四木,但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感悟灵气上,目中血丝渐渐增加,直至这一天的黄昏,孟浩气喘吁吁的休息,盘膝打坐时,没过多久,忽然他身子一震,猛然间感受到四肢一阵酸麻,仿佛有一丝丝看不到气息从血肉内凝聚出来。

  体内呈现了一丝灵力,紧接着。虽说一闪消失,但孟浩却是激动的睁开眼,疲惫一扫而空,眼中的血丝也都散了不少,身子哆嗦,死死的抓着凝气卷,这一个月来吃的少,睡的少,除了砍木外全部的时间都用在感受灵气,这一刻,终于有了收获,让孟浩精神大振。

  又过去了两个月,时间一晃。如今的季节已是夏季八月,火辣辣的太阳散出阵阵炙热。

  融散全身,凝气入体。经脉一通,天地共鸣。晌午时分,这靠山宗范围的深山上,孟浩一只手玩弄着面前的火堆,一只手拿着凝气卷的小册子,仔细的品读着。

  闭上眼,一炷香后。默默感受体内一丝丝温和的气息,这气息是两个多月前出现,被孟浩视若珍宝,如今已经明显比当初浓厚了不少,依照凝气卷口诀与运转的方法,这打坐中不时地让丝丝气息流转全身。

  孟浩睁开了眼,时间不长。远处丛林内有一个较胖的身影拎着一个大斧子快速的跑来。

  怎么样了?小胖子气喘吁吁,怎么样。虽然还是那么胖,但身子明显强壮了一些,跑来后急忙开口。

  不过我有把握再有一周的时间,还无法散及全身。就可达到凝气第一层的规范。孟浩目中露出自信的神采,笑着说道。

  问的那只鸡怎么样了小胖子舔了舔嘴唇看向火堆。

  拿起身边木棍刚拨开火堆,差不多了吧。孟浩也添着嘴唇。小胖子立刻拎起斧头把埋在土里已经熟透的野鸡挖了进去。

  二人各自分了一半,香气四溢。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时常可以抓些野鸡,好在自从有了灵气后。不然咱俩得饿死,想起头两个月的生活,就觉得是噩梦…小胖子吃的满嘴是油,孟浩身边习惯性的奉承起来。

  只是不知道罢了孟浩咬着鸡腿,野味这些事情好多人都在做。吐字不清的说道。

  一周后你若到凝气一层,唉。成了外宗弟子,时我该怎么办啊,那些口诀我看都看不明白。小胖子喜笑颜开,眼巴巴的看着孟浩。

  只有成了外宗弟子,胖子。才有可能回家。孟浩放下手中的鸡腿,看着眼前的小胖子。

  半晌后坚定的点了点头。小胖子沉默。

  这天夜里,时间一晃又是六天。小胖子已经睡下,孟浩盘膝坐在屋舍中,想到自己这四个月除了砍柴外几乎全部时间都用在感受凝气,想到两个月前第一缕气息出现时的激动,此刻深吸口气,闭目时体内丝丝灵气运转,片刻后脑海轰的一声,这段日子始终没有散及全身的灵气,这一瞬猛然间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处角落,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浮现在孟浩的脑海。

  这屋舍外,几乎在孟浩灵气达到凝气一层的同时。那仿佛日夜都盘膝坐在大石上的马脸青年,双眼缓缓睁开,看了看孟浩所在屋舍,重新闭上了眼。

  北区杂役处不少人羡慕的目光中,清晨时。孟浩沉默的走出居住四个月的屋舍,来到马脸青年的身边。

  门口望着孟浩,小胖子没有跟来。目中露出坚定。

  算不上天资出众,四个月成为凝气一层。但也不算愚笨。马脸青年望着孟浩,神色中没有了冷漠,平静的开口。

  要向你交代外宗的规矩,此去外宗。外宗虽然每月给予灵石、丹药,但却不由止抢夺以及相互出手,更有指定的一片公开区域为杀人区,好自为之。马脸青年淡淡说道,右手抬起一挥,一枚玉简飞出,落入孟浩面前,被孟浩拿在手中。

  可自行带你去外宗宝阁,灵气送入玉简内。那里也是晋升外宗弟子登记之地。马脸青年闭上了眼。

  再次一拜后,孟浩沉默。转身看了一眼小胖子,二人目光对望少顷,孟浩内心感慨,随后不再多想,用力一捏手中玉简,这玉简立刻散发出柔和的青光,向前缓缓飞去。

  以玉简为引,孟浩快走几步。渐渐远离了杂役处,走在山门的小路上,向着山下越走越远,渐渐走入他这四个月来,从未踏入的区域。

  分别是东南西北,靠山宗有四座主峰。外围则是无尽山峦莽莽似无边,每座山峰半山腰都有一个杂役处,如孟浩所在北峰,便是北区杂役处,但也只能截止于半山,再向上则有阵法阻挡,山顶的区域,只有内门弟子与长老才可居住。

  至于四峰之间的区域平原,四座山峰都是如此。处处屋舍环绕,那里便是靠山宗的外宗。

  外宗在下,靠山宗与其他宗门有些不同。反倒是杂役可以居住半山腰,这一点是当年靠山老祖不知什么原因定下的门规。

  可踏入后雾气瞬间消散,此地在外看去本是雾气缭绕。显露孟浩眼前的处处雕栏玉砌,阁楼比比皆是就连道路也都是青石铺成,还有不少衣着绿色长衫的外宗弟子身影出没,孟浩走过时,也引起了一些目光的注意。

  没有丝毫善感,那些目光带着轻蔑之意。孟浩有种如被凶猛的野兽扫看,让他想起了马脸师兄关于外宗的话语。

  这外宗之地,不多时。孟浩来到南部一处黑色的阁楼旁,这阁楼有三层高,尽管黑色,但却仿佛是玉石雕刻进去,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

  阁楼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孟浩刚一临近。从内走出一个身子干瘦的中年男子,这男子衣着深绿色长袍,眉目间有精明之感。右手抬起一抓,立刻孟浩身前的玉简飞入此人手中,被他看了一眼后,懒洋洋的传出话语。

  晋升外宗弟子,孟浩。赐你单独屋舍,绿袍、灵牌、储物袋,持灵牌可入宝阁获取一样法宝。精芒男子右手一甩,立刻一个灰色的口袋落在孟浩手中。

  想起了这一路上看到所有外宗弟子,孟浩看着手中灰色口袋一愣。腰上都挂着这样的口袋。

  可装若干物。精明男子看了孟浩一眼,灵气入内。内心立刻判断出对方肯定没有什么外宗熟人,否则不可能连储物袋都不会使用,内心略有放心,淡淡开口。

  立刻将体内不多的灵气运转涌入口袋内,孟浩闻言。眼前一阵模糊,仿佛看到一处半人大小的空间,里面有绿袍玉简等物。

  顿时有些兴奋,看到这一幕。暗道这储物袋怕是也价值百金,这样的废物可算是仙家手段。

  空间内一枚玉简出现在手里,心念动时。凝神一看,那里面是一副地图,描述了这外宗区域内,一处偏僻角落的屋舍,那里以后将属于孟浩。

  宝阁已经打开,回去再看。还不入内。精明男子冷声说道。

  将储物袋放入怀里后,孟浩抬起头。看了眼敞开的阁楼大门,深吸口气,带着一丝期待,迈步踏入其内。

  孟浩忽然神色一变,踏入宝阁的一瞬。倒吸口气。

  我欲封天 第四章 一面铜镜

  映入眼帘五彩霞光,宝阁内珠光宝气。一排排玉格林立,每个格子内都有光芒耀眼,宝瓶、小剑、玉佩、宝珠比比皆是让孟浩呼吸瞬间急促,心脏快跳,仿佛鲜血刹那涌入大脑,愣在那里。

  也都没见过如此多的财宝,孟浩这小半辈子。此刻他已经完全被这些珠光宝气淹没,脑海嗡鸣间,不知觉有了一股要将所有宝贝都抢走的念头。

  发财了给仙人打工的待遇,这些废物的价值…这都是无价。居然这么好。孟浩喃喃,走过一排排玉格,神色带着激动,更是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上方,自忖这宝阁三层,仅仅第一层就如此,岂不是说上面两层的废物价值更大。

  这时他双眼忽然一凝,仙人…真有钱!孟浩深吸口气。看到这宝阁很显眼的位置,放着的一面铜镜。

  其貌不扬,这铜镜有些锈迹。上面没有丝毫宝光,与四周的废物反差很大。

  孟浩拿起铜镜,带着诧异。仔细的看了几眼,这铜镜越看越是平凡,仿佛凡尘之物,没有丝毫出奇的地方,可既然能放在宝阁里,孟浩自忖应有其价值所在

  那精明的男子不知何时呈现,师弟好眼光啊。孟浩身后传出声音。看着孟浩手中的铜镜,语气中带着赞扬。

  说明你与它有缘,师弟既然拿起了这面镜子。这镜子有不少传说,尤其是神秘,据说能获得此物,除大机缘外更需要大造化,想必师弟就是具备这种气质之人,持此镜笑傲天地,指日可待啊。精明男子感叹连连,声音仿佛带着某种奇异之力,让孟浩听的一怔。

  低头再次看了一眼铜镜,此镜…孟浩神色古怪。上面没有复杂的雕刻,尤其是那些锈迹,使得这镜子连照物也都模糊不清。

  要知道但凡通灵之宝,师弟别看此镜不显宝光。都是藏拙于凡,越是看的不起眼,就越是不俗。精明男子眼看孟浩要把铜镜重新放回格子内,连忙上前几步挡住,认真的看着孟浩。

  拿起就是有缘,师弟。岂能因它看似凡俗就放弃?师兄在此地负责宝阁多年,知晓这里每一件宝物的来历,这面铜镜当年轰动赵国,一缕天外之光落下形成,被靠山老祖获得后潜心研究,认为是通天之宝,虽说始终没有研究明白,但却断定如此镜遇有缘人,必可驰骋天地。

  孟浩一怔,听闻靠山老祖的名字。刚入外宗,诸多不熟,便迟疑起来。

  靠山老祖都没研究明白。

  师兄可以告诉你老祖没有研究效果,师弟此话不对。也正说明这宝物的逆天之处,而且在之前一共有数十人拿走了这件宝贝,虽说都没有研究明白,可他也都没有了遗憾。

  之前的那些同宗,万一…就是那与此镜有缘之人呢?而且你拿走此镜可以放心。有不少是都不到三两个月就都退了回来,师兄这人以后我接触时间长了就知道,很好说话,不愿为难同门,于是都给重新换了个宝贝。

  可随时退回,拿走后若也没研究明白。时再换选一件就是可这机会…若是放弃了万一有缘,可就遗憾终生啊。精明男子大有深意的看着孟浩,眼见孟浩越加迟疑,内心暗笑,心道这些刚入外宗的弟子最好糊弄,只要把这镜子的来历与传闻一说,用那叱咤天地的话语一勾,保证立刻热血沸腾。

  没有欺骗孟浩,这铜镜的来历与传闻。不过以这镜子为诱,为他赚了不少的灵石,终究每次退后镜子时,略加刁难,自然需要灵石通融。

  颇为聪颖,可是孟浩自幼读书。这精明男子的劝言自然听的清楚,知晓这镜子恐怕并非如对方所说,但此人阻挡在身前,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不让他将镜子轻易放回,就算是随意的扔下,怕是也没有用处,内心有些后悔拿起此镜。

  不要入宗第一天就犯了门规,师弟。此宝阁内拿起就不可放下。精明男子觉得火候已够,便按照以往的方法,面色一沉,低喝了一声,大袖甩动,立刻有风呼啸,推着孟浩刹那就飞出了宝阁,落在外面。

  宝阁大门关闭。砰的一声。

  若你确不是与此镜有缘,为兄心软。过了今天可随时来换。宝阁内传出精明男子的声音。

  抬头看向关闭的宝阁时,孟浩皱起眉头。已带了气愤,暗叹一声,低头看着手中铜镜,孟浩想到凝气卷的开卷语,略一迟疑,暗道若真是靠山老祖研究过之物,也算值了摇头中将这镜子放在怀里,再次恨恨的看了一眼这宝阁,转身离去。

  孟浩依照玉简内屋舍的方位,走在外宗青石路上。晌午时,找到属于他外宗住所,这里是北区的边缘,颇为偏僻,四周房屋不少,密密麻麻挤在一起。

  房门吱嘎一声打开,推开住所屋舍的门。里面一张床,一张桌,孟浩站在那里看了半晌,颇为满意,此地比杂役处要好上不少。

  孟浩深吸口气,盘膝坐在床上。拿出怀里的铜镜,仔细的研究起来,可直至日落西山,夜幕降临,点燃油灯后又看了很久,孟浩也都没弄明白这铜镜到底有什么用处。

  这铜镜都是非常寻常。无论怎么看。

  孟浩索性把这铜镜放在一旁,夜深时。看着窗外的明月,想到小胖子,有些怀念小胖子的呼噜声。

  月光落在窗檐上,窗外皓月无暇。四周很是恬静,只有微微的风声吹过树林的哗哗声,让孟浩深吸口气,回想这几个月的生活,孟浩有种恍如隔世般的感觉,低声喃喃。

  已经成为了靠山宗的外宗弟子…已不再是云杰县的书生。

  闭目打坐,许久孟浩收起心神。运转体内灵气丝丝转动,这样的生活他已经继续了几个月,如今早已习惯。

  这里不会为弟子准备食物,外宗与杂役处不同。一切所食都要自己去想办法弄到若是没有弄到饿死,也无人理会,不过这么多年来,靠山宗外宗,倒也真没有被饿死之人。

  吞吐天地灵气,终究到凝气一层。虽说解决不了饥饿,但可坚持生机存在

  孟浩正盘膝打坐,几日后的晌午。忽然一声惨叫从外传来,孟浩立刻睁开眼,起身到窗旁向外看去,看到一个外宗弟子被人踩在脚下,胸口血肉模糊,虽说没死但已受伤,被人取下储物袋,冷哼离去。

  眼中露出一抹狠戾,那人挣扎的爬起。踉跄的走远,四周有不少观望之人,大都神色冷漠,隐带讥讽。

  这样的一幕,孟浩沉默。这几天已看到数次,内心对于这靠山宗外宗的规矩,越加的深刻。

  过去了七天,时间一晃。这七天里孟浩在外宗又看到几次抢夺之事,外宗弟子相互争夺与出手,让孟浩渐渐性格变的缄默,尤其是亲眼看到一位凝气二三层的师兄在外宗的公开区内被人灭杀,这一幕幕让孟浩外出时,小心谨慎起来。

  可终究身上没有什么值钱之物,好在虽然修为很低。旁人大都对他毫不理会。

  也出现了停滞,而孟浩的修行。凝气二层不比一层,同样是灵气入体,但依照凝气卷的说法,二层已经开始改变凡人身体,使得身体更适应灵气,故而所需灵气要比一层多了数倍不止。

  身体与天地灵气的融合度,同样的孟浩也知晓了所谓的资质之说。就是资质,资质越好,这融合度就越高,资质越差,则融合的越低,同样的吐纳时间,资质好者自然吸入灵气就多。

  想要成为凝气二层,依照他推算。自己需要一两年的样子,至于凝气三层,时间还要多出几倍。

  凭借丹药灵石之力化作灵气,除非是获得丹药或者灵石。可以大大缩短时间,这也是为何宗门内的抢夺颇为惨烈的原因所在因为每个月,外宗都会有发放丹药。

  越弱则越弱,越强则越强。这靠山宗正是以这种方法,来培养出内门弟子…孟浩沉默。

  天刚蒙蒙亮,这一日清晨。孟浩盘膝坐在床上,没有惊人的资质,但有的却是一股坚强,即便是夜晚也不放弃打坐吐纳,此时宗门内有钟声长鸣,徐徐回荡时孟浩睁开了眼。

  隐隐猜到什么,这钟声…孟浩双眼一凝。神色顿有一抹激动,起身出了屋舍时,看到四周有不少同宗一个个立刻神色振奋,快走直奔远处。

  这是发放灵石丹药之时。钟鸣一响。

  更多的人快跑出来,算来也是今天。随着钟鸣的回荡。不只是此地,如今在整个外宗范围内,几乎所有的外宗弟子都是如此。

  也随着众人快跑几步,放丹之日。孟浩深吸口气。随着人群在片刻后来到外宗中心的广场上,这片广场极为庞大,四周九根雕龙石柱,散发刺目光芒,最前方石柱上铺展十丈见方的平台,其上彩霞缭绕,隐隐藏有身影,让人望之朦胧。

  均衣着绿色长袍,此地外宗弟子一百多人。低声议论中不时凝望石柱上方彩霞平台。

  露出清晰身影,平台上此刻彩霞略散。那里站着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老者,脸上有些斑点,可神色却不怒自威,双目如电。其旁有一男一女二人,衣衫银色,男子俊朗非凡,神色淡然,一身正气,至于那女子,孟浩在看清的一刻,双眼收缩了一下。

  我欲封天 第一章 书生孟浩

  如这南赡大地的其他小国一样,赵国是一个小国。向往东土,向往大唐,向往长安,这是国主的倾慕,也是赵国文生的理想,一如都城内的唐楼,与皇宫齐高,似可以遥望千山万水外的东土长安。

  说不出冷,四月的季节。也自然没有难熬的热,轻微的风抚过大地,掠过了北漠羌笛,吹过了东土大唐,掀起一些尘土如雾,黄昏的夕阳下,转了个弯儿,卷在南域边缘赵国的大青山,落在此刻于这青山顶端,坐在那里的一个文生少年身上。

  手中拿着一个葫芦,少年有些瘦弱。衣着一身干净的蓝色文士长衫,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个字不高,皮肤有些黑,但清澈的双眼带着一抹聪颖,只是此刻皱起的眉头,使得聪颖内敛,神色中多了一抹茫然。

  叫孟浩,又落榜了少年叹了口气。这大青山下云杰县一个普通书生,早年双亲突然失踪,留下家财本就不殷,这几年读书不菲,如今已贫贫如洗。

  这三年来整日看那些贤者书籍,考了三年。已看的几欲作呕,莫非科举真的不是孟浩未来的路?孟浩自嘲,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葫芦,神色有些暗淡。

  更不用说有钱之后去东土大唐…百无一用是书生。孟浩苦笑,当官发财做个有钱人的理想已经越来越远。坐在这安静的山顶,看着手中的葫芦,神色的茫然越来越深,那茫然里带着对未来的恐惧,对自己人生的迷茫,不知晓自己以后能做些什么,也不知晓未来的路在哪里。

  否还有个深闺小姐突然中意自己,会不会有个贵人看好了自己。又或者若干年后,自己还在不时的科举。

  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来说,这些问题没有答案。这样的迷茫,仿佛化作了一张噬人的大口,将他无形的吞噬,让他有些害怕。

  每月也只有几钱银子,哪怕是县城里的教习先生。甚至不如王伯的木匠铺子赚钱,早知如此头些年不去读书,和王老伯去学木匠手艺,想来日后总算能解决温饱,好过如今一无所有。孟浩沉默。

  还欠了周员外三两银子,家里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银两也都花的所剩无几。以后…怎么办。孟浩抬起头,看着天空,喃喃低语,天空很蓝,很大,遥远看不到尽头,仿佛如他看不到未来。

  孟浩摇了摇头,许久之后。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认真的看了看,将纸条放进了葫芦里,站起身用力将葫芦扔下青山。

  河水寒冬不冻,青山下有一条大河。传说通往东土大唐。

  默默的看着山下大河中渐渐飘远的葫芦,山顶的孟浩。没有眨眼,仿佛看到自己的娘亲,看到儿时的欢乐,那葫芦里带着他理想,带着他对未来波涛壮阔的神往,越飘越远,不知未来的某日,会有谁捡到这个葫芦,看到里面的纸条。

  孟浩才收回了目光,直至过去了数十息的时间。将神色中的茫然隐藏起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山顶的气息,目中露出坚定。

  读书也好,不管如何。做工也罢,总要…生活下去。孟浩的性格本就这样,聪颖中带着坚强,若非如此,早年双亲外出后他也不可能一个人独自活到现在

  目中坚定之意更深,孟浩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就要向山下走去。

  忽然从那山崖下传来了微弱的声音,就在这时。那声音似要被风吹散,落入孟浩耳中时微弱仿佛难以发觉。

  救命…救命…

  怔了一下后仔细又听了听,孟浩脚步一顿。那救命之声此刻随着他专注也清晰了一些。

  救命…

  山顶的边缘,孟浩快走几步。向下看时,立刻看到这峭壁的半山腰上,似乎存在一处裂缝,有人从那里探出半个身子,面色惨白带着惊恐绝望,正在呼喊。

  救命,可是孟浩。孟才子救我从半山腰探出身子的也是一个少年,一眼就看到孟浩,神色立刻露出惊喜,仿佛绝处将要逢生。

  看着半山腰那里的少年,王有材?孟浩睁大了眼。此人他认识,正是县城木匠铺王伯的儿子。

  那里极为陡峭,怎么跑这里来了?孟浩看了一眼下方的山腰裂缝。根本就无法让人攀爬下去,稍微一个不注意肯定坠落山下大河中。

  一旦落入水中九死一生。尤其是河水湍急。

  都在这里,不止是还有附近县其他几人。孟兄先别说了快救我进来。王有材急忙开口,许是那里探身子时间长了话语说完时一手抓空,若不是被身后同伴抓住衣衫,险些滑落,吓的王有材面色更为惨白起来。

  但他独自上山,孟浩看到险急。没有绳索想要救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此刻回头看了一眼漫山遍野的藤条,双眼一亮立刻开始寻找起来。

  用了两柱香的时间,身子本就瘦弱。这才找到足够长的藤条,喘着粗气连忙卷着藤条回到山崖边,一边喊着下方王有材的名字,一边弯腰将藤条顺下山崖。

  底怎么下去的?孟浩顺着藤条问道。还没说。

  而是旁边探出身子的一个八九岁少年,飞!说出这个字的不是王有材。这少年虎头虎脑,大声开口。

  飞什么飞,扯淡。能飞下去,现在怎么不飞上来。孟浩嘲讽,索性把藤条向上拽了一些。

  被一个会飞的女人抓过来的说是要带我去什么宗做杂役。王有材连忙开口,别听他胡说。生怕招惹了孟浩收回藤条。

  谁信啊。孟浩不屑一顾,又扯淡了会飞?那是传说中的仙人。暗道自己看过的书籍里,有不少遇到仙人结果成为有钱人的故事,这种事情,只是书本骗人的罢了

  被王有材一把抓住,眼看那藤条已经到山崖的裂缝处。可突然的孟浩觉得身后阴风阵阵,仿佛四周的温度一下子回到冬季,让他身子哆嗦,下意识的回头时,立刻惊呼一下,整个人险些踏空落下山崖。

  看不出年纪的女子,一个面色苍白。衣着一身银色长袍,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望着孟浩,这女子样貌极美,只是那煞白的面孔,阴寒的气息,却是有种刚刚从坟墓里爬出之感。

  既然自己找来,有些资质。也算你造化。

  尤其这女子的双眼睛仿佛蕴含了某种奇异的力量,这声音落在耳中如骨头在摩擦。让孟浩看一眼,立刻全身瞬间一片寒冷,仿佛在这女子面前没有丝毫秘密,被看透了全身。

  那女子大袖一甩,话语还在回荡。顿时一股绿色的风瞬间卷起孟浩,孟浩惊呼中,随着那女子竟直奔山崖坠落,这一幕迅雷般让孟浩大脑一片空白。

  这女子抬手一甩,待到那裂缝处。将孟浩直接扔入裂缝内,绿风呼啸间她自己也踏入进去。这一进来,顿时吓的王有材三人连连退后。

  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上方顺下来的藤条。这女子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内心紧张,孟浩身子颤抖。爬起身后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这裂缝不大,内部很小,站了几人后已没多少空余。

  看到身边的两个少年,当他目光落在王有材身上时。一个是那虎头虎脑的家伙,另一个则是白白净净身子较胖,这二人此刻都身子颤抖,神色恐惧,似乎快哭了进去。

  和他一起吧。那面色煞白仿佛没有任何情绪的女子,本就缺一个。此刻不再去看藤条,而是目光落向孟浩。

  终究读过不少书,谁。孟浩强忍内心的惊恐。且性格坚强,尽管恐惧,但却知晓此刻决不能慌乱。

  右手抬起一挥,女子没有说话。绿风再次出现,呼啸卷起孟浩以及王有材等人,与这女子一同飞出了洞穴,直奔天空而去,刹那不见了踪影,只有这大青山,依旧耸立,这黄昏里渐渐融到黑夜中。

  看到自己在绿风内,孟浩面色苍白。竟横渡天阙,这天地间疾驰飞行,前方的风呼啸灌入口中,呼吸都觉得困难,可脑海中却是强烈的浮现了一个词语。

  便难以承受,仙人?坚持了数十息的时间。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已经在一处半山腰的青石空地上,当他睁开眼睛时。四周山峦起伏,云雾缭绕绝非凡尘,能看到一些精美的阁楼环绕山峦八方,满眼陌生。

  此刻都已苏醒过来,身边王有材以及另外两个少年。正身子哆嗦惊恐的望着前方背对着四人的女子。

  有两个衣着绿色长袍的男子,这女子的前方。年纪看起来都是二十许岁,但都是双眼凸起,瞳孔绿油油的让人望之生畏。

  出门一次竟带回了四个拥有资质的小娃。两个男子中的一人,许师姐好手段。带着恭维向着那女子说道。

  看都不看孟浩四人一眼,将他带去杂役处。那女子神情冷漠。迈步间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长虹,没入山峦之间消失不见。

  怔怔的看着那女子消失的地方,此刻的孟浩已恢复了心神。目中渐渐竟露出了一抹在身上十六年来前所未有的神采,这神采让孟浩的内心,一下子沸腾了

  应该不少赚吧。孟浩期待起来,杂役?这是要给仙人打工。因为他看出来了这里的人不是要害命。

  被掌教赐了风幡,许师姐已经到凝气第七层。没到筑基便可飞行,让人羡慕。另一个绿袍修士,感慨的说道,随后神色带着高高在上之意,看向孟浩四人。

  去南区杂役处。话语间,还有你跟我走。此人指了指王有材和其旁虎头虎脑的少年。

  王有材身子哆嗦,这…这里是什么地方?被那人一指。打着颤音开口。

  靠山宗。

  欲封天 第二章 靠山宗

  位于南赡大地南域边缘的赵国境内,靠山宗。曾是赵国四大宗门之首,就算是整个南域也都颇有其名,可如今没落,地位不比从前,也没有了曾经的辉煌,现今于赵国,只能算是末流。

  只不过在千年前出了一位轰动整个南域的修士,实际上靠山宗原本也不是叫这个名字。此人自号靠山老祖,更是强行将宗门之名改为靠山宗,横行王道,几乎搜刮了赵国所有宗门之宝,风光一时无两。

  物是人非,可如今千年岁月。靠山老祖已失踪四百余年,若非生死未知,恐有后患,怕是早已被其他宗门吞并,现在靠山宗已日落西山,再加上赵国资源有限,被其他三宗排挤的就算是要招收杂役,也都需弟子外出绑来,更不用说光明正大的开宗广收门徒了

  孟浩行走在靠山宗的山峦小路,随着绿袍男子身后。四周的一切如桃园之境,奇石怪树比比皆是青山绿水间,一处处云雾内的奢华阁楼,仿佛瓦片都是用玉石铺成,看的孟浩感叹连连,只是身边那小胖子哭丧了一路,让孟浩觉得有些坏了此地的意境。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家里有大馒头,要回家。家里有鱼肉…

  成为老爷,该死的该死的以后应该是继承家里的祖田。有个几房小妾,不应该在这里做杂役…那小胖子一边哆嗦,一边哭丧着脸喃喃低语,眼泪在眼圈里。

  直至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嘀咕了一路。走在前方的绿袍男子传来冷漠的声音。

  直接割了舌头。再说一句废话。

  双眼露出强烈的恐惧,小胖子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连忙把自己的嘴捂住,身子哆嗦的越加剧烈。

  让他忽然觉得似乎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美好,这一幕落在孟浩眼中。但他性格坚毅,此刻深吸口气,倒也没有多言。

  此山的半山腰处,时间不长。孟浩看到前方云雾翻滚间,露出了几排平屋,有七八个少年衣着一样的粗麻长衫,一个个疲惫的坐在屋舍外,也注意到孟浩几人,但大都没有理睬。

  一块山石上,不远处。坐着一个衣着浅蓝色长衫的青年,此人面孔略长,如马脸般,衣衫则明显比那些少年华贵一些,神色带着冷淡,可在看到带着孟浩走来的绿袍男子后,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向着绿袍男子抱拳一拜。

  拜见师兄。

  交代一下安排住处。绿袍男子一脸不耐,这两人是新上山的杂役。说完转身看都不看孟浩二人,迈步离去。

  马脸青年重新盘膝坐下,待他离去之后。冷淡的扫了孟浩与小胖子一眼。

  靠山宗不养废物,这里是北区杂役处。二人既来到此地,做半甲子杂役,满期之日方可下山,若中途逃走,荒山多兽,十死无生。领取杂役衫,从此之后就隔绝了凡尘,安心做个杂役。马脸青年看着孟浩二人,冷淡开口。

  目中露出绝望,小胖子身子更为哆嗦。孟浩神色则显得很是镇定,目中隐藏着莫名的神采,使得马脸青年多注意了孟浩一眼,此地多年,见过不少被抓来做杂役的少年,如眼前孟浩这样镇定的着实不多。

  等杂役并非必需满半甲子,心性不错。平日里也可修行,若能达到凝气一层,便不再是杂役,可晋升成为外宗弟子。马脸青年淡淡开口,大袖一甩,立刻在孟浩与小胖子的面前,各自呈现了一件粗麻长衫,上面放着拇指大小的木牌,刻着“杂”字。

  还有一本小册,除此之外。上面写着三个小字。

  凝气卷。

  立刻让孟浩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这三个小字落入孟浩眼中。死死的盯着那个小册子,脑海中瞬间浮现的之前那绿袍男子对冷面女子恭维的话语中提到凝气七层。

  那抓我来的女人,凝气一层可以成为外宗弟子。凝气七层…什么是凝气,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修仙之法。

  这等工钱虽说不是银两,这应该算是做杂役的工钱了吧。但若能拿出去,必可卖到百金!孟浩怦然心动,一把抓起长衫,将木牌与那小册子包裹在内。

  二人的住处,西首七房。从明天开始,二人的工作是砍柴,每日每人十木,做不到就不要吃饭了马脸青年说完,闭上了眼。

  学着对方之前的样子,孟浩深吸口气。抱拳一拜后拉着小胖子,连忙向着屋舍处走去,此地仿佛是一个扩大了很多倍的四合院,依照一间间平屋外的门牌,找到西首七房,推门后迈入进去。

  除了两张小床外还有一张桌子,房间不大。尽管简单,可却很是干净,一张床上坐下后,那小胖子此刻再也坚持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此刻哭起来声音却极为响亮,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就算在外面仿佛也可听到回音。

  应该也是财主,爹是财主。不做杂役…小胖子哭的极为伤心,身子哆嗦时肥肉也随着颤抖。

  说进来得有多少人羡慕我孟浩连忙去把房门关上,别哭了其实你想想这里也是不错的这是给仙人打工。抚慰起来。

  家有钱,不想打工。而且…亲事都说完了聘礼都给过去了可怜我那未过门的貌美小娘子,这不是要守活寡么…小胖子越哭越是伤心。

  暗道这小胖子人不大,孟浩神色有些古怪。居然都说了亲,自己这么大年纪,如今连女人手都没摸过,不由的感慨还是有钱好啊,这小胖子家里家财万贯,衣食无忧,而自己一穷二白,祖屋去年都卖掉,如今还欠下周员外一屁股债。

  孟浩乐了自忖自己都来到这里了周员外要是有身手就来找自己,不过想到欠债。若是没身手等自己进来后已是半甲子,估计对方…已经没了

  孟浩更觉得这里不错,想着想着。不用花钱就可以解决温饱,甚至还没干活就得价值百金的工钱,尤其这里是仙人居住的地方,更是让孟浩觉得来到此地,对自己而言可以说是绝处逢生。

  孟浩索性拿起粗麻衫内的小册子,被小胖子哭的心烦。盘膝坐在床上翻看起来,打开第一页,看完第一句话,孟浩有些目瞪口呆。

  凡人若有一生富贵,人当有靠山。修士若有一生无忧,入我靠山宗,老夫就是靠山。这就是小册子里的开卷语,落款是靠山老祖。

  可却透出一股难言的霸气,寥寥数十字。更有赤裸裸的寻靠山的言论,让孟浩愣了一下,忽然觉得这句话大有道理。

  莫非这就是靠山宗的真意,靠山宗。做人要寻找靠山,找到靠山后一生富贵无忧。孟浩越想越觉得这句话非常正确,想到自己若是有个大官做靠山,岂能连续落榜三次。感慨时对这从未见过的靠山老祖,隐隐有了尊敬,觉得人生的某一扇大门,此刻随着这句话,已经缓缓打开。

  这靠山宗,也就是说。要用各种方法为自己寻找靠山,如此一来才可以在这里无忧。孟浩双眼越来越亮,继续翻看手中的小册子,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边小胖子的哭嚎。

  小胖子哭累了已经睡下,直至夜深。鼾声如雷回荡屋舍时,孟浩才恋恋不舍的合上了小册子,尽管神情有些疲惫,但他目中神采却是极有神韵。

  这是价值千金!孟浩喃喃自语,这本书不是价值百金。一生梦想当官发财成为有钱人的对于某种事物的评价若是能到千金,那么这件事物对他而言,已经是提升到仅次于生命的地步。

  小胖子的呼噜声嘎然而至,正激动中。孟浩一愣看去时,看到小胖子闭着眼睛,居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乱打,口中念念有词。

  咬死你敢抢我娘子。说着说着,打死你抢我馒头。小胖子闭眼起身下床,这房间里虎虎生风的打了一圈,不小心碰到桌子,可让孟浩睁大了眼睛的这小胖子居然一口狠狠的咬在桌子角上,留下一个深深的牙印后,这才又回到床上继续睡觉,呼噜声再次传出。

  确定了此人有梦游的习惯后又看了一眼桌子角,孟浩看了小胖子半天。隐隐觉得这小胖子睡觉时不可招惹,小心翼翼的挪远了一些,低头望着小册子,神色继续激动。

  仙灵之路,凝气九层。为仙人打工,给出可以成为仙人的机会,这就是最大的工钱,就不信若是自己成了仙人,还做不成有钱人!孟浩紧紧的抓住小册子,眼中露出强烈的光芒,仿佛看到自己除了读书之外的另一条路。

  突然屋舍的房门砰的一声,就在这时。被人一脚踹开,一声冷哼随之传入房间。

  欲封天 第三章 晋升外宗

  都给你虎爷爷起来!随着那两扇房门的呼扇,睡的挺早啊。从外面走进一个衣着杂役衫的魁梧大汉,凶狠的看了孟浩与还在睡觉的小胖子一眼。

  每人每天多砍十木给我不然虎爷爷活撕了大汉狠声开口。两个小崽子从今天开始。

  小生…孟浩赶紧从床上下来,见过虎爷。紧张的站在一旁,话还没说完,那大汉眼睛一瞪。

  觉得虎爷声音大?小个屁声。

  看着对方魁梧的身体,孟浩只觉一股凶悍之意扑面。迟疑开口:可…杂役处的师兄只让我每天每人十木。

  给老子的大汉冷哼一声。多出来的十木。

  脑子里念头快速转动,孟浩沉默。刚来这仙人的宗门就被欺负,有些不甘心,可对方身子魁梧,自己瘦弱明显无法抵抗,正迟疑时他忽然看到桌子角的牙印,想到小胖子梦游的威武非凡,灵机一动琢磨怎样也得尝试一下,于是立刻向着睡着的小胖子喊了起来。

  有人抢你馒头,胖子。有人抢你娘子!

  小胖子猛的坐起,孟浩话语刚落。闭着眼睛口中发出大吼,面孔扭曲狰狞。

  谁抢我娘子,谁抢我馒头。打死你咬死你小胖子从床上扑下来,房间里胡乱的打来打去,看的那大汉先是一愣,随后上前一巴掌拍向小胖子。

  可紧接着那大汉却是惨叫起来,虎爷面前也敢咋呼。这一巴掌砰的一下落在小胖子的脸上。只见小胖子闭着眼,一口咬在这大汉的手臂上,任凭那大汉如何甩

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