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选择:(剧情已8号彩票到55集)

芝麻胡同第39集剧情芝麻胡同第39集

  林翠卿告诉宝翔现在已经人人平等了,没有规矩可言。宝翔认为现在已经是半夜三更了,让外人看见不合适,林翠卿却大声叱骂严振声偷偷和她把婚离了就合适吗?吓得宝翔慌忙把门关上,劝说林翠卿小点声。宝翔同时也劝说林翠卿要好好照顾自己身体,少生气,林翠卿称赞宝翔会心疼女人,并且指桑骂槐称不知道心疼女人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她的男人。林翠卿提出让宝翔今天就住在北屋,宝翔认为现在林翠卿身体已经全都好了,如果自己再搭炕桌里里外外的人都看到了更加不合适。林翠卿却挑明了让宝翔就在炕上守着她就行,吓得宝翔立刻就要离开,被林翠卿拉住。宝翔声称自己是真心要娶林翠卿,却不是要做苟且之事,林翠卿最稳宝翔是否真心喜欢她,宝翔喝了一杯酒声称对林翠卿都是真心实意。宝翔如实说出自己的心声,他每次看到林翠卿举手投足之间就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样子,这让他尤其喜欢。林翠卿笑讽刺宝翔行为太肉了,太怂了,宝翔连喝几杯酒下肚,声称自己牙根就不是怂人,言毕就把林翠卿抱上了炕。

  秀妈起早拿水,却看到宝翔从林翠卿房间里出来,秀妈惊慌失措询问宝翔是否是去北屋过夜了,并指责宝翔活够了作死呢。宝翔解释只是去给太太揉揉捶捶,秀妈却不相信,声称自从林翠卿好了两个月根本就没有闹过毛病。宝翔不知如何解释干脆不解释了,免得说多错多,秀妈却不依不饶,继续拉着宝翔指责他胆大包天居然敢摸老虎屁股,宝翔被说急眼了声称自己和林翠卿是你情我愿,两人也是正经八百搞对象,秀妈又反问宝翔为什么不大白天搞对象,为什么不宣布一下。宝翔表示自己会和大家一五一十说清楚,但目前需要给大家把窝头蒸上,宝翔借机慌忙溜走了。

  秀妈回去以后和跨院的人都说了自己亲眼见到的事情,禄山认为这次宝翔摊上大事了,黑子要立刻去告诉严振声,宝凤拉着黑子让他老实待着。宝凤声称宝翔没有恶意,和林翠卿之间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黑子却认为林翠卿偷人养汉,对不起严振声也对不起严宽。宝凤却指出两人都是单身在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没有昭告天下而已,就像当初禄山喜欢秀妈,黑子喜欢她不也是偷偷摸摸吗,两人又没有犯法,只是稍微着急点而已。宝凤告诉众人宝翔对林翠卿有情有义,且林翠卿生病时候都是宝翔给收拾屎尿,这些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宝凤认为宝翔在严家干了二十多年,连个老婆都没有混上,只是现在和林翠卿情投意合而已,希望在座所有人不要把这件事捅出去,大家也都忙不迭的答应了。

  一家人围在桌子跟前吃早餐,严谢伸手就要拿包子吃,牧春花教育孩子应该尊敬长辈,老人不端碗筷小孩子就不能动,林翠卿却转手递给严谢一个,牧春花有些不满意称自己只是管教孩子该敬重长辈,随后又要给林翠卿盛饭,林翠卿夹枪带棒称自己不敢劳动严太太。宝翔见状忙替林翠卿盛饭化解尴尬,林翠卿就顺势叫宝翔一起坐下吃饭,宝翔认为不合规矩,严振声忙打圆场也让宝翔坐下,并声称北京人就是喜欢客气,如果对方不给面子倒是尴尬,林翠卿却道她不是客气不是来虚的,就是诚心让宝翔坐下吃饭,俞老爷子也劝说宝翔坐下。

  宝翔这才拿着凳子坐下,林翠卿声称宝翔在她眼中是最好的人,因为自己生病时候宝翔该不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严振声也连连称是,林翠卿让宝翔不要客气,该吃就吃该喝就喝。宝翔坐在那里却不动筷子,严振声又说起饭庄里的大厨一般都不吃饭,到前面吃饭不适应,还说是闻烟油味闻饱了,此言一出宝翔就更加无法动手吃饭了。

  牧春花没等严振声吃完饭,就拉着他去找肖大姐,一边的林翠卿不满意了,嘀咕牧春花居然连饭都不让吃饱就出门,她以前从未让严振声如此干过。

  严振声和牧春花出了门口以后,严振声劝说牧春花不要去办离婚手续,牧春花吃饭时候就看出严振声要变卦,所以才着急拉着他出门。见严振声果然有反悔的意思,牧春花强行拉着严振声离开,这些被宝凤听在耳朵里默不作声。

  严振声和牧春花在肖主任这里办理了离婚手续,牧春花拜托肖主任赶紧把严振声和林翠卿的结婚证给办了,肖主任劝说他们先把离婚证拿到手再说,严振声一言不发离开了,牧春花赶紧去找严振声。

  禄山出菜时候不小心掉了一个菜,没有洗直接扔回去,黑子不满训斥禄山没有规矩,禄山不满黑子就知道抱个大茶缸子,两人因此大吵起来。恰好严振声过来,劝说他们好好干活,禄山却表示自己不愿意伺候要辞工,黑子不挽留不说还声称满大街都是干活的人,不缺他一个。禄山掉头离开,严振声也没有挽留,而是命郭秉慧给禄山结账。

  宝凤叫了宝翔过来训斥他没有礼义廉耻,既然喜欢林翠卿就该结婚,宝翔也无奈表示自己提过,但是林翠卿却不着急结婚。宝凤认为林翠卿是故意给严振声添堵呢,随后就把严振声要和牧春花办离婚的事情告诉了宝翔。宝凤劝说宝翔赶紧把他和林翠卿的事情告诉严振声,要不就麻溜和林翠卿拉倒。宝翔却不愿意,还认为林翠卿对自己好,宝凤指责宝翔如此就是玩火自焚,早晚有一天就会出事,宝翔却认为没有那么严重。

  林翠卿和严振声结婚证办了下来,牧春花和严振声的离婚证也办了下来,但是在子女责任一栏里,严振声写明了孩子有南方全权负责,直到十八岁成年,因此劝说牧春花还继续在院子里生活下去。牧春花答应以后风雨同舟共同在大院里生活。严振声希望这件事暂时先不要说出去,免得俞老爷子无法接受,也不想让全院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以后他要是还想来西屋就会遭人口舌了,严振声还表示这都是为了孩子们着想。牧春花让严振声赶紧给林翠卿送过去,同时也表示应该尽快和俞老爷子说一下。宝凤此时来到屋门外叫出了牧春花,宝凤把林翠卿和宝翔的事情都告诉了牧春花,她谁也不敢说才只能先告诉牧春花。牧春花声称一切都晚了,现在林翠卿和严振声是夫妻,如果宝翔想要和林翠卿在一起就得让林翠卿和严振声先离婚。宝凤也生气宝翔谁也瞧不上,偏偏喜欢林翠卿。宝凤希望牧春花去和严振声先说说看,到时候如果真说成了,双方也都日子轻松了,牧春花这里日子也好过了,牧春花觉得宝凤说话有道理。

  牧春花跑到沁芳居找严振声,严振声很开心,在他心里始终都没有和牧春花离婚,牧春花一直都是他的夫人。牧春花告诉严振声假设林翠卿喜欢另外一个男人怎么办,严振声却表示绝对没有可能。牧春花又询问如果她和林翠卿其中一个和别的男人同房了该怎么办,严振声告诉牧春花这是男人的奇耻大辱,必须….严振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面色凝重。

本文系剧情吧原创,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许可